大韩民国时代网络朋友号召为石螺粉申请非遗

去年1月份,抱着为家乡美食代言的念头,我写了一篇

《寒夜,嗦一碗鲜辣酸香的螺蛳粉》

螺蛳粉,是最能体现我深入灵魂热爱的食物,所以在前两天看到同事发过来的“韩国网友号召为螺蛳粉申请非遗”的微博热搜时,一时间非常愤怒。才吃了几口我大柳州美味爽辣的螺蛳粉就急吼吼地将其说成是自己的传统食品,还要申遗啦??众多中国网友也和我一样愤愤不平:螺蛳粉是你们韩国的?端午节也是你们的?咋不说全世界都是你们的,还有人夹枪带棒,微笑着要求“让他们腌个酸笋看看”。

图片 1大韩民国时代网络朋友号召为石螺粉申请非遗。不过我仔细一看,不对啊,从po出的图片中的中文看,就是某个人感叹了一下,螺蛳粉好好吃啊,和韩国食品有异曲同工之妙,下面一群夸夸族的族人就应声附和。没有任何的韩国官方跳出来,说把螺蛳粉申遗去。于是打算问问在韩国的朋友,谁知嫁到韩国的她早已在朋友圈发文发图,做了解释。她告诉大家,在ins上找不到发帖的韩国网友(打了码,找起来确实有难度),韩国人不知道螺蛳粉的多了去,并不是很关注这个。另外,她还友情提醒,韩国人没有过端午节,所以韩国的端午申遗也是无稽之谈。查了查资料,确实,韩国申遗的不是端午节,是“江陵端午祭”,虽有“端午”的字段,但与“端午节”、屈原没有关系。”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图片 2

大韩民国时代网络朋友号召为石螺粉申请非遗。大韩民国时代网络朋友号召为石螺粉申请非遗。{“type”:1,”value”:”熊培云在文章《爱国如何主义》中提到“爱国必须讲逻辑”,虽然他用这句话来分析的内容和我们遇到的“螺蛳粉申遗”事件的发酵不完全相同,但在爱国而不被情感冲昏头脑这一点上还是一致的。其实从中国网友对这件事的留言看,也有不少心细的人发现了po出来的图的怪异之处——上面的韩语不是很符合韩国人的表达习惯——从而怀疑事件的真实性。很快,广西柳州官方出面回应,谢谢国际友人的操心,螺蛳粉已经申请了广西非遗,准备申请世界非遗,螺蛳粉将永远属于中国。这会大家终于放心,话题热度也慢慢降了下去。

图片 3

大韩民国时代网络朋友号召为石螺粉申请非遗。大韩民国时代网络朋友号召为石螺粉申请非遗。大韩民国时代网络朋友号召为石螺粉申请非遗。图 | 摄图网

本就是突然又莫名的小插曲,怎么就轻易让我们愤怒,又让我们不再操心了呢?我不想去探究这事件背后藏在冰山下的部分是一个怎样用心、怎样设计的故事。我更关心我们为何愤怒背后更复杂的情感。这情感中或有宣誓主权的骄傲、霸道,有原创权恐被夺走的焦灼、愤懑,更有那么一丝“这样一个宝贝为何没有早一天被保护起来”的后悔和愧疚。正如心理学家说的那样,人的一切愤怒,本质上都是对自己无能的痛苦。

我们为什么愤怒,因为曾经有很多的文化遗产摆在我们面前,却也在不经意间从我们手中流走,而我们只能无能为力,因为那时候还不懂得珍惜。就我本身而言,我永远记得看韩剧《荆棘花》时,某个男演员说二十四节气是他们发明时自己的痛苦、不安。因为彼时的我虽考过了大学六级,可是连二十四节气也说不全,他居然可以那般溜、那般骄傲地说出(虽不是生活中的真场景,但或许有韩国学校教育的影子)。

图片 4

由于外在和内在的诸多原因,数不胜数的物质的或非物质的遗产、遗迹在我们视野里慢慢消失,很多东西恐怕连我们的祖父辈都没有眼缘见着,更别提留给子孙了。历史在这里、那里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断片,而这些裂缝永远难以弥合。虽然这些年加大了对文化遗产的保护力度,我们的观念也由对文化遗产的凑热闹心理的“快快走”变成了“慢慢看”。但无可否认,比起文化遗产的消逝速度,我们保护意识还是提升的太慢,有这样意识的人数还不够多。曾经去过一个汉代皇帝陵墓参观游玩。墓室前有一块汉瓦挖掘的遗址,只拉了道警戒线和树了警示牌,禁止游人入内。但在无人监管的情形下,许多人拉高警示线,下到遗迹现场,挑挑拣拣,拾掇起了汉瓦。有人还得意地告诉我,把那上面的泥土除去,瓦片上的花纹清晰可见,古人真牛。

其实,就算有了很强的保护意识,可是关于文化遗产的保护还是有很多无奈的地方。拿造纸来说吧,作家苏沧桑写过一篇散文《水在滴》,讲了一个古法造纸老师傅半天的工作情形。文章不仅展现其打造元书纸的勤恳认真,更透露出对这门工艺少有人继承、逐渐式微的担忧。非遗技艺西山纸也面临相似的困境:造纸工坊不断减少,手工造纸产量低,没人愿做这亏本生意。工匠们很想把传统手艺无保留地传给愿意保存他的人,无奈这些纸的境遇却让年轻人不愿继承这些手艺。我们由此可以设想,假若这些技艺再不及时地保护起来,可想而知,多年后,我们的子孙后代将再也看不到元书纸、西山纸。所以除了增强保护意识外,恐怕还得有其他切实可行、具有操作性的办法来保护这些文化遗产。这一点还真得稍谦虚地学学让我们愤怒过的东亚邻居,他们确实在保留传统文化遗产方面比我们走得早,也走得远些。

图片 5

在这个意义上说,如果没有用尽力气,想法设法去保护这些实在的文化遗产,让它们在时代大潮的冲击下传承下去,并更鲜活地发展,那么就算空有“非遗”的荣耀,名正了严顺了,又能怎样呢?但愿未来我们能更珍惜眼前的文化遗产,让每一份文化遗产都能得到最好的保护。那么就算真出现螺蛳粉被韩国申遗的事情,我们也能全然不怕了。因为我们早就将那些文化遗产牢牢握在手心,融入生活,我们早已将文化的根种在心田。

网站地图xml地图